上海互联网公司补记

《上海有哪些比较酷的互联网公司》这篇帖子一发,知乎、新浪微博上的朋友纷纷提醒我漏了以下两个(果然踏踏实实成功的公司一直默默在你身边,反而让你第一时间想不到它们):

1,“从门户转向商旅预订服务”的携程:2000年初刚成立的携程其实最早也跟风做了一个旅游信息的垂直门户,随着自身和环境的变化及时调整为后来大获成功为大家所熟悉的商旅预订服务,我以前在《东方企业家》工作的同事朱瑛石写过一本书《第一团队:携程与如家》(http://lz.book.sohu.com/serialize-id-9076.html)对携程的创业经历和背后的团队做了很详尽到位的描述分析,推荐大家阅读。当时,在北京有一家亿龙(elong.com)先是和亿唐竞争,泡沫破灭后迅速转型,跟进商旅预订服务,与携程竞争,但始终在执行运营上难以赶上携程,始终是老二,但创始人唐越财技十分了得,亿龙被他卖出买进好几回,互联网第二波开始,唐越变身PE,成立蓝山资本,有一个最著名的投资案例是ITAT。

2,“报纸与网络招聘并举”的前程无忧:2000年我对前程无忧印象最深的不是网站、而是上海报亭、地铁站里标有前程无忧报头的中国外贸报,上面都是各类招聘广告。前程无忧创始人甄荣辉是个精明的香港人,他选准了招聘广告服务这一领域,靠传统报纸广告赚的钱来养网站,向各大公司HR推销报纸加网站的一揽子服务,向投资者展示未来美好空间,坚持到2004年成功上市。不过这十年来,网络招聘类网站似乎处于互联网发展的边缘,模式单一、发展缓慢、营销推广手法非常传统——偏重于电视平面打广告。

还有Javaeye创始人范凯还提醒我说:“上海做social game的酷公司很多啊,五分钟的开心农场横扫全球,恺英网络的楼一栋也是风靡一时,还有做儿童游戏社区的摩尔庄园,今年都要IPO了。”很惭愧,自2009年离开上海后,我对当地互联网的最新状况了解不多。如果这些以SNS、移动互联网为舞台的互联网企业真的在上海繁荣壮大起来,真的会让我这个上海人在北京感到骄傲的。

和北京互联网创业环境对照来看,媒体性互联网公司在上海发展比不上北京(土豆、博客大巴),偏重于中介服务、电子商务的不比北京差、甚至还好些(携程、前程无忧、大众点评、篱笆网),而网络游戏完全是盛大在上海异军突起、引领整个行业的发展。和北京相比,上海务实守规则、不尚虚谈,这些特点放在一个人身上是非常靠谱的优点,但放在互联网领域创新创业上,但未必全是优点——务实可能看不到更远的目标、更大的空间,守规则就难以打破规则;清谈可能误国,但同业者的紧密交流切磋形成氛围对互联网创业成功概率提升至关重要。

上海有哪些比较酷的互联网公司?

最近在玩知乎,看到有一个问题:上海有哪些比较酷的互联网公司?勾起思绪若干,答题如下——

关于诞生于上海的互联网公司,凭个人记忆和经历先写一点,欢迎补充修正——

2000年互联网第一波:

1,“融资额最高、团队最豪华”的亿唐:两轮融资4000万美元、一水哈佛MBA、咨询公司高管出身的创业团队、品牌口号“今天你有否亿唐”、超大容量的邮箱等市场公关产品亮点闻名一时,终因创始人唐海松(上海南汇人)及其创业团队目标模糊、战略摇摆不定、执行力弱(这个尤为关键,在泡沫破灭后找不到生存赚钱的路子),于2009年彻底倒闭;

2,“C2C电子商务先驱、成功退出”的易趣:创始人邵亦波也是上海人、也是哈佛MBA毕业,和师姐谭海音一起把EBAY模式拷贝到中国,开辟了中国的C2C电商市场,当时和亿唐一起成为两个以E打头的上海互联网公司与北京遥相呼应,很是风光;2002年邵亦波把做的还不错的公司卖给了EBAY,个人成功退出,现在成为经纬创投的创始合伙人,易趣变身EBAY中国后怎么被淘宝赶超击败的故事,已经为业内耳熟能详了。

3,“网游求生并发达”的盛大、九城:
a)盛大:其前身是陈天桥(老家在宁波的上海人)1999年底成立斯坦莫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它没有走门户这条路,一开始就是网络游戏、虚拟宠物的路子,圈了中华网的钱之后也膨胀了一下,收购黑猫警长的版权,要打造网上网下为一体的卡通文化社区,泡沫破灭后,立即收缩战线,砍掉了自己开发的斯坦莫游戏产品,转而代理运营韩国网络游戏,2001年底《传奇》内测成功,2002年起,盛大的传奇开始了;
b),九城:最早搞虚拟游戏社区,域名从gamenow.net后改为the9.com,创始人朱骏颇有草根江湖气,经常会做出贷款买豪华轿车去谈生意打单的惊人之举,2004年拿到魔兽的代理权之后,九城开始发达了。

2005年互联网第二波:

1,土豆:是目前最显眼的一家在上海土生土长的互联网公司,它产品上线发布的比youtube还早,但生长的经历比youtube曲折的多,在网络视频惨烈的竞争长跑过程中,先发者土豆在市场份额、推广运营、融资上市等各方面被总部在北京的优酷超越,成了千年老二、很有个性的老二。不得不说创始人王微(福建人、创业前在上海的贝塔斯曼工作)骨子里的价值观更接近谷歌,因此土豆适应越来越本土的中国互联网环境比不上在北京的互联网公司那样身手娴熟、身段柔软。

2,百姓网:前身是EBAY在中国投资成立的客齐集(KIJIJI)中国(客集齐?名字实在太绕,记不准),由王建硕(上海交大毕业的河南人、高材生、微软中国青年才俊、EBAY中国员工、最早也是最知名的中文博客作家)管理运营,前两年通过MBO当了家做了主,网站也改名为百姓网(就像曹国伟那样)。作为生活分类信息网站,百姓网没有58同城、赶集网那么知名,但通过对团队运作的精简、产品技术的专注、不仅获得了用户良好的口碑,而且铺就了一张全国性的网络,大家有空可以翻翻王建硕的博客,可以发现他也是一个观念行为特立独行的互联网创业者,他推崇大道至简、追求圈地落雨长庄稼的地主生意模式,因此他能解散专业销售团队、依靠挂在百姓网上Google Adsense的广告收入来养活技术团队、一个几十人的小公司能灵活抓住姚晨赶驴广告的机会把几百人规模的赶集网搞的团团转。

3,大众点评、篱笆网:生活服务类的网站,创始人都非常精明务实,公司早早就盈利了,它们的挑战应该在于怎么做的更大。

4,博客大巴:国内最早提供独立博客服务的公司,它的历史还是前任COO、现正在研究知乎的新媒体学者魏武挥更清楚。我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独立博客并不能成为生意,就像独立的电子邮箱一样,何况这一产品形态迅速被SNS、微博取代,博客大巴没能与时俱进,后来还办什么城客杂志,纯属路子跑偏,现在应该归于寂寂了。

现在,互联网第三波正在起来,我已经转战帝都,身边留住上海对互联网依然一往情深的朋友,有的正在加速,如哪吒网爱驾网,有的正在起步,如拖拉网,我相信还有很多我不知道正在酝酿之中。上海,确实不是互联网创业的理想环境,但能在这片土壤生存下来的企业和创业者基本上,我觉得,还是挺酷的。

以上文字,也许答非所问,希望能抛砖引玉~~

上海5G:Blogbus的活法

最早听说Blogbus是去年4月在北京采访亚马逊前首席科学家韦思岸(Andreas Weigend),第一次从他那里听说什么是tag、其重要意义又为何,事后google一番发现一篇报道说Blogbus(博客大巴)是国内率先采用tag的BSP,随后上大巴看了一下,感觉这个网站很新潮、很文青。

第一次见到大巴CEO横戈(窦毅)是上海5G去年一次活动,此君身穿很五四青年的中山装,坐着时候没什么话,提前要走站起来却撂下颇带悬念的几句话,大意是国内根本没有优秀的博客网站,眼下热火朝天的几个博客网站的盈利之路走错了,怎么走对路,且看我们将来做的事情。

去年10月忽然收到横帅寄来的帖子邀请参加庆祝大巴成立4周年的活动——Wow,这家公司居然活得比我原先想像的要长得多,可喜可贺。会上,横帅确认了第一轮融资成功的消息并透露出大巴要成为媒体公司的打算。这让我很好奇,是要办杂志报纸么(2000年我在烧钱宣传要为明黄一代打造网上网下生活方式的亿唐做BD时和几个同事捣鼓的就是拿线上的钱办线下的杂志)?

刚进入2007年,羽西的淑女助理Jenny忽然跳槽登上了横帅的大巴,据说是上海5G提供了双方相见恨晚的舞台,促成了授印拜帅的美事(Chief PR Office,CPO,念起来有点不顺耳哦——题外话)。2月,进入角色的Jenny携横帅来上海5G开讲“Blogbus的蓝海”,那时我坐船在南海,可惜错过了,详情见青熙的报道。所以,Blogbus的奶酪、蓝海和活法,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谜——当然我猜得出Jenny去那里绝对是带去她所擅长的品牌营销这把金刚钻的。

上周六的上海5G,可以看作是Blogbus的一场汇报演出、一次解谜。博客大巴精锐尽出(横帅、Jenny、COO老魏)、美女上阵,把X2创意空间的书吧的椅子排成小剧场里一排排座位,上座率100%,北京的方军尚进来了,波士堂的杨晖来了,还有小没的摄影Alex的短信直播,这一盛景大大满足了我作为主持人的虚荣心。当然我头脑还是很清醒的,大家不是来各自粉大巴三个O的,就是来听Blogbus的活法的,所以废话少说,马上把话筒交给前排就座的三O。

果然,从上半场到下半场,三O分工明确、滔滔不绝地把大巴的思路、方向、定位、成功案例和大家谈了再谈。我领会的几点是:

1,互联网营销,流量不再为王——Blogbus绝不要垃圾流量;

2,口碑、信任、人际传播在取代单向轰炸式广告上正取得进展——Blogbus“中国绅士”、“绝对伏特加”营销案例据此展开;

3,网上网下整合营销、事件营销、参与互动性营销——君越投给Blogbus的广告费变成了网上博客热烈讨论、评选的中国绅士,加上上海大剧院热演40场的小剧场话剧《我的绅士男友》(看过戏的5G朋友都一个字——赞!),Blogbus赚的是一个package的钱,而不是一个个广告位;

4,打造品牌的来找Blogbus,想促销产品找别人。

下半场,我还是忍不住职业习惯提了2个问题:

1,Blogbus的slogan“个人媒体早班车”,为何是“早班车”?横帅答复:是从无数用户提交的标语中海选出来的;

2,Blogbus是不是会按照目前成功案例发展成为自身拥有blog用户的媒体兼创意市场营销公司(有点像我所服务的现代传播集团哦)?今年是10个不到的案子,将来案子越来越多怎么办?横帅觉得这个问题好幼稚,有案子接有钱赚不好吗?多招人来干啊。

最激情澎湃的点睛评论来自潘剑峰。他说,商业模式、市场营销不是规划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是真刀实枪在一线摸索碰撞出来的——很有一番小平著名的“猫论”的意味。

流水账就记录到这里,对Blogbus活法的更多、更专业的质疑分析、出谋划策和感慨请看:Wkcow的《这班车会驶向何方?》、青熙的《blogbus的核心竞争力与田忌赛马》、Stan的《5G与BlogBus早班车》;更形象生动的请看Jenny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