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尔兄评“神奇小子出走SAP”

与序尔兄认识快一年了,总是能从他那里获得互联网、Web2.0方面的最新知识,以及更重要的,真知灼见。果不其然,昨晚,他看了我写的“以色列神奇小子走了”,我们有了以下对话,又让人豁然开朗:

Xuer: 这件事透露的是,互联网整个在往为个人提供服务转变的背景下,为企业提供解决方案的软件商怎么下注互联网。至少这个结果表明大公司还是采取审慎原则。

me: 听说夏嘉曦跟SAP闹翻了。

Xuer: 这种竞争的压力下,会有突发事件。游戏的规则是清楚的,要么你完全说服我,否则只有放弃。

me: 这世界变化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好玩。

Xuer: 没错。To be or not to be,每个人在用自己的智慧在回答。

me: 夏嘉曦在SAP绝对是亮点,离开后继续是。

Xuer: 所以离开是好事,能更自由地去实现自己的想法 。

me: 他要当主角,当不了就走。

Xuer: 商业是残酷的,但竞争只能是骡子是马,拉到市场里来竞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me: 互联网席卷一切 。

Xuer: 夏嘉曦的想法和革命性作为一定超越了SAP的承受能力。无法说谁对谁错,利益中人都有自己直接的利益感受。任何决定都不奇怪,都是利害相关方的世界观所决 定,SAP董事会如此决定也就注定SAP就是这样的。就像当年的Steve Jobs,必须到市场重新证明自己的判断,也许几年后,双方都意识到当年我们都错了:一方说我可能急了点,一方说我们太保守。

me: 不同的人面对趋势的反应并不同。

Xuer: 互联网的趋势在往个人服务转型,所有相关企业都必须对这种趋势作回答,这就是战略。把握了趋势,就把握了未来;没有回答好,就会衰落。作为身处这种大背景下的夏嘉曦,他无法说服“大舞台”,那他必须以自己的理解去重新组织资源来创造。

me: 同意。

Xuer: SaaS(作为服务的软件应用)在我个人看来,是一种妥协的说法,只是从软件提供商来看趋势,最终还是没有落到以用户为中心这点上来。
me: 嗯。

Xuer: 从 最终的认识上来,我肯定是赞成夏嘉曦的,但从执行上来说,我觉得他应该更自信点、把工作做得更扎实点。但SAP不想放弃眼前的利益,那么对未来,它就会失 去很多,这是权衡 。当年IBM放弃硬件 ,就是他们对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的自我解读,最终决策放弃硬件,转型服务。而惠普最终无法转到这个层面上来与IBM继续竞争,今天只能在IT产品层面维持自 己的业务。之所以这样一种结局,归根结底是两个董事会的决策。

me: IBM和惠普?

Xuer: 假如惠普当年收购普华永道成功,而不去合并康柏,那么今天的惠普就不是现在这个惠普 。当年的一个决策,就决定今天不一样的格局。

me: 惠普女CEO没有推动成功,决策和执行都非常重要。

Xuer: 这不仅仅是一个女CEO的事,是整个惠普董事会的决定。IBM放弃了眼前的利益,而惠普惠患得患失于竞争下的长短期利益权衡。
me: 你觉得SAP跟惠普一样 患得患失?

Xuer: 今天的SAP面对的迷局不是他独家的,IBM、Oracle、BEA 都要面临的。对这些公司的一个持续压力是Google和Salesforce.com这些成功的用活了互联网的公司。谁敢第一个否定自己,是需要勇气的。

me: 低端进入,颠覆性创新。

Xuer: 也需要理智的权衡。与其让我判断夏嘉曦对还是SAP对,我宁愿说互联网是对的。

me: 呵呵。

Xuer: 谁更早地、坚决地去以互联网为基础去做准备,谁最终将胜出。至于说什么时候高调出击,就看自己对准备的充分与否的认识,或者说,是否准备好开放。

me: 有人说,夏嘉曦走了,SAP的Netweaver将蒙上一层阴影。

Xuer: 未必。也许整个SAP接受夏嘉曦的想法,但对其情绪化的执行并不能接受。因为创始人没有否定互联网策略,只是认为夏急于继位。从这个细节,我宁愿倾向于投票给创始人。

me: 年轻人权位心重了些 。

Xuer: 没错,急于展现自我的心理超出为一家大公司的转型命运承担责任。在这个时候,我要是那个创始人,我也会选择现任团队。

me: 所以董事会决定现任CEO延任。

Xuer: 所以,夏嘉曦出走也是好的,他适合去创新。我的判断是虽然夏嘉曦个人离开,但他带给SAP的新思维一定会得以保留。

me: 对,虽然夏嘉曦是推手,但他并非SAP转型的孤胆英雄。

Xuer: 这就好比胡耀邦和赵紫阳下了,但改革开放的潮流不可逆转。

me: 呵呵,把哈索比作老邓啊。

Xuer: 完全适用。从远见来说,老邓与那两位老兄不矛盾。就好比说哈索不缺乏远见,但他想得更多。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历史的前进一定是残酷的。至亲不仁,敢于否定自己,善于否定自己,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是艺术。

me: 然也。

“以色列神奇小子”走了

以色列神奇小子,是我给夏嘉曦(Shai Agassi)起的外号。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前年6月SAP在北京中国大饭店举行的一场论坛上。他在台上走来走去讲解着代表软件业未来的“面向服务的架构”,说实话,我当时听太 不懂,只觉得这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浑身透着机灵劲;低头一翻他的简历,好家伙!这个以色列人是软件神童,23岁起就创立了4家软件公司,2001年SAP 用4亿美元收购了他的公司,他进入SAP成为最年轻的执行董事。演讲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面对记者的问题,夏嘉曦反 应灵敏、言辞犀利,对竞争对手甲骨文,更是毫不留情,极尽嘲讽挖苦之能事,“电光火石”,这个平时很少想起的成语当时就在我的脑海里盘旋。结束后,我颇为 兴奋地跑到台上去和他换名片,向SAP的公关经理提出采访他的要求,回到办公室迫不及待地向广州的编辑小D公布我的新发现:知道吗?像SAP这样一个抽 象、严谨,甚至有些沉闷的德国企业管理软件公司居然蹦出了一个神奇小子,而且是以色列的!

第二次见到他,是去年5月在美国奥兰多SAP蓝宝石(Sapphire)大会上,一个能同时容纳两三千人的会场内,夏嘉曦又在台上走来走去演示讲解SAP正在搭建的Netweaver平台,台 下座无虚席,俨然在聆听布道。此时,我已略微知晓夏嘉曦不仅全权负责SAP的产品战略和研发,全力推动公司向互联网转型,而且是站在软件业前沿的指标性人 物,举手投足,皆为人瞩目。在当晚的鸡尾酒会上,许多人都纷纷跟他搭讪,不少人围上去,把他包围起来,夏嘉曦侃侃而谈,一个年轻女孩,估计是IT记者,听 得两眼流光溢彩、脸放红光。神奇小子实在是太忙,三天大会的日程根本没有时间安排专访,我就趁着那次酒会的机会拉住他,“讹”他说“你欠我一次专访”,他 将信将疑地说,“是吗?”用了这招,他终于答应会后接受我的书面采访。于是就有了这篇《夏嘉曦:跃上更大舞台》,遂了我一年之久的心愿。

当人人都在猜想夏嘉曦这颗耀眼的明星何时接替SAP现任CEO孔翰宁,答案突然揭晓了。小D今天下午短信告诉我,我回复了个“啊!”之后马上想到神奇小子出走SAP的原因是之前孔翰宁留任至2009年让他等不及了。回到办公室一看SAP发布的新闻稿,可谓有史以来少有的实话实说的新闻稿——创始人哈索·普拉特纳 (Hasso Plattner) 居然如此直言不讳,“我曾把我的计划告诉过夏嘉曦,准备让他接替孔翰宁博士担任SAP的联合首席执行官。由于孔翰宁博士的合同延长到了2009年,夏嘉曦肯定对自己的10-15年任期感到不舒心,因为这与他个人的任职期限不相符。”而夏嘉曦的下一步也令人匪夷所思,“我期待着新的机会,希望从事那些对我十分重要的事情,例如替代能源和环保政策问题以及以色列的未来等。”还是SAP的一个朋友猜测得比较靠谱,“又创业去了!”

现在想起来,神奇小子所带来的冲击波还是没有根本改变SAP这家源自德国的高科技公司的企业文化,这个锋芒毕露的青年和沉稳安静的孔教授实在是性格反差强烈。据说,孔翰宁出差来中国,一个人来一个人去,根本不需要旁人照应,而夏嘉曦则是前呼后拥,阵仗颇大。虽说性格火爆的哈索曾在夏嘉曦身上看到年轻的自己,但对神奇小子才三十多岁就担心自己“变老 了”、没有耐心等待接班颇为不解。也许,一年有大部分时间泡在硅谷的神奇小子对“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这句毛泽东诗词“于我心有戚戚焉”。

当业界纷纷担心神奇小子出走将给SAP带来什么影响,我却好奇,夏嘉曦的下一步究竟怎么走?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