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互联网公司补记

《上海有哪些比较酷的互联网公司》这篇帖子一发,知乎、新浪微博上的朋友纷纷提醒我漏了以下两个(果然踏踏实实成功的公司一直默默在你身边,反而让你第一时间想不到它们):

1,“从门户转向商旅预订服务”的携程:2000年初刚成立的携程其实最早也跟风做了一个旅游信息的垂直门户,随着自身和环境的变化及时调整为后来大获成功为大家所熟悉的商旅预订服务,我以前在《东方企业家》工作的同事朱瑛石写过一本书《第一团队:携程与如家》(http://lz.book.sohu.com/serialize-id-9076.html)对携程的创业经历和背后的团队做了很详尽到位的描述分析,推荐大家阅读。当时,在北京有一家亿龙(elong.com)先是和亿唐竞争,泡沫破灭后迅速转型,跟进商旅预订服务,与携程竞争,但始终在执行运营上难以赶上携程,始终是老二,但创始人唐越财技十分了得,亿龙被他卖出买进好几回,互联网第二波开始,唐越变身PE,成立蓝山资本,有一个最著名的投资案例是ITAT。

2,“报纸与网络招聘并举”的前程无忧:2000年我对前程无忧印象最深的不是网站、而是上海报亭、地铁站里标有前程无忧报头的中国外贸报,上面都是各类招聘广告。前程无忧创始人甄荣辉是个精明的香港人,他选准了招聘广告服务这一领域,靠传统报纸广告赚的钱来养网站,向各大公司HR推销报纸加网站的一揽子服务,向投资者展示未来美好空间,坚持到2004年成功上市。不过这十年来,网络招聘类网站似乎处于互联网发展的边缘,模式单一、发展缓慢、营销推广手法非常传统——偏重于电视平面打广告。

还有Javaeye创始人范凯还提醒我说:“上海做social game的酷公司很多啊,五分钟的开心农场横扫全球,恺英网络的楼一栋也是风靡一时,还有做儿童游戏社区的摩尔庄园,今年都要IPO了。”很惭愧,自2009年离开上海后,我对当地互联网的最新状况了解不多。如果这些以SNS、移动互联网为舞台的互联网企业真的在上海繁荣壮大起来,真的会让我这个上海人在北京感到骄傲的。

和北京互联网创业环境对照来看,媒体性互联网公司在上海发展比不上北京(土豆、博客大巴),偏重于中介服务、电子商务的不比北京差、甚至还好些(携程、前程无忧、大众点评、篱笆网),而网络游戏完全是盛大在上海异军突起、引领整个行业的发展。和北京相比,上海务实守规则、不尚虚谈,这些特点放在一个人身上是非常靠谱的优点,但放在互联网领域创新创业上,但未必全是优点——务实可能看不到更远的目标、更大的空间,守规则就难以打破规则;清谈可能误国,但同业者的紧密交流切磋形成氛围对互联网创业成功概率提升至关重要。

上海有哪些比较酷的互联网公司?

最近在玩知乎,看到有一个问题:上海有哪些比较酷的互联网公司?勾起思绪若干,答题如下——

关于诞生于上海的互联网公司,凭个人记忆和经历先写一点,欢迎补充修正——

2000年互联网第一波:

1,“融资额最高、团队最豪华”的亿唐:两轮融资4000万美元、一水哈佛MBA、咨询公司高管出身的创业团队、品牌口号“今天你有否亿唐”、超大容量的邮箱等市场公关产品亮点闻名一时,终因创始人唐海松(上海南汇人)及其创业团队目标模糊、战略摇摆不定、执行力弱(这个尤为关键,在泡沫破灭后找不到生存赚钱的路子),于2009年彻底倒闭;

2,“C2C电子商务先驱、成功退出”的易趣:创始人邵亦波也是上海人、也是哈佛MBA毕业,和师姐谭海音一起把EBAY模式拷贝到中国,开辟了中国的C2C电商市场,当时和亿唐一起成为两个以E打头的上海互联网公司与北京遥相呼应,很是风光;2002年邵亦波把做的还不错的公司卖给了EBAY,个人成功退出,现在成为经纬创投的创始合伙人,易趣变身EBAY中国后怎么被淘宝赶超击败的故事,已经为业内耳熟能详了。

3,“网游求生并发达”的盛大、九城:
a)盛大:其前身是陈天桥(老家在宁波的上海人)1999年底成立斯坦莫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它没有走门户这条路,一开始就是网络游戏、虚拟宠物的路子,圈了中华网的钱之后也膨胀了一下,收购黑猫警长的版权,要打造网上网下为一体的卡通文化社区,泡沫破灭后,立即收缩战线,砍掉了自己开发的斯坦莫游戏产品,转而代理运营韩国网络游戏,2001年底《传奇》内测成功,2002年起,盛大的传奇开始了;
b),九城:最早搞虚拟游戏社区,域名从gamenow.net后改为the9.com,创始人朱骏颇有草根江湖气,经常会做出贷款买豪华轿车去谈生意打单的惊人之举,2004年拿到魔兽的代理权之后,九城开始发达了。

2005年互联网第二波:

1,土豆:是目前最显眼的一家在上海土生土长的互联网公司,它产品上线发布的比youtube还早,但生长的经历比youtube曲折的多,在网络视频惨烈的竞争长跑过程中,先发者土豆在市场份额、推广运营、融资上市等各方面被总部在北京的优酷超越,成了千年老二、很有个性的老二。不得不说创始人王微(福建人、创业前在上海的贝塔斯曼工作)骨子里的价值观更接近谷歌,因此土豆适应越来越本土的中国互联网环境比不上在北京的互联网公司那样身手娴熟、身段柔软。

2,百姓网:前身是EBAY在中国投资成立的客齐集(KIJIJI)中国(客集齐?名字实在太绕,记不准),由王建硕(上海交大毕业的河南人、高材生、微软中国青年才俊、EBAY中国员工、最早也是最知名的中文博客作家)管理运营,前两年通过MBO当了家做了主,网站也改名为百姓网(就像曹国伟那样)。作为生活分类信息网站,百姓网没有58同城、赶集网那么知名,但通过对团队运作的精简、产品技术的专注、不仅获得了用户良好的口碑,而且铺就了一张全国性的网络,大家有空可以翻翻王建硕的博客,可以发现他也是一个观念行为特立独行的互联网创业者,他推崇大道至简、追求圈地落雨长庄稼的地主生意模式,因此他能解散专业销售团队、依靠挂在百姓网上Google Adsense的广告收入来养活技术团队、一个几十人的小公司能灵活抓住姚晨赶驴广告的机会把几百人规模的赶集网搞的团团转。

3,大众点评、篱笆网:生活服务类的网站,创始人都非常精明务实,公司早早就盈利了,它们的挑战应该在于怎么做的更大。

4,博客大巴:国内最早提供独立博客服务的公司,它的历史还是前任COO、现正在研究知乎的新媒体学者魏武挥更清楚。我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独立博客并不能成为生意,就像独立的电子邮箱一样,何况这一产品形态迅速被SNS、微博取代,博客大巴没能与时俱进,后来还办什么城客杂志,纯属路子跑偏,现在应该归于寂寂了。

现在,互联网第三波正在起来,我已经转战帝都,身边留住上海对互联网依然一往情深的朋友,有的正在加速,如哪吒网爱驾网,有的正在起步,如拖拉网,我相信还有很多我不知道正在酝酿之中。上海,确实不是互联网创业的理想环境,但能在这片土壤生存下来的企业和创业者基本上,我觉得,还是挺酷的。

以上文字,也许答非所问,希望能抛砖引玉~~

投注视频领域的下一匹黑马

最近这两年,每逢岁末年初,国内网络视频领域必有大事发生:2009年11月,盛大以4400万美元的价格换股收购酷六;12月, 央视宣布投资2亿元筹备中国网络电视台; 2010年1月,百度宣布携手海外风投7000万美元进军视频领域,成立独立网络视频公司奇艺网。加上之前网易宣布正式上线视频频道,上海、湖南、浙江和深圳的广电集团纷纷推出自己的网络视频门户,至此,门户搜索网游等处于国内第一阵营的互联网公司和国家广电部门集体杀入网络视频领域,让这一2005年诞生的互联网新兴市场变成大佬巨资火并、大鱼吃小鱼的杀戮战场。

和2008年初监管部门大幅抬高网络视频进入门槛推行许可证制度令风险投资犹疑止步不同,这一波“国家队”“富二代”挺进网络视频产业本身就携巨资入场,并且刺激风险投资加大投入,最早投入视频行业跑在第一、如今却备受威胁的优酷网去年底再次融资4000万美元,以确保自己在未来的烧钱比赛中不被淘汰出局。据估计,迄今有超过5亿美元风险投资砸进了网络视频行业。易凯资本 CEO王冉表示,“视频行业已经劫持了部分投资者。投资者已扔进去的钞票不想打水漂,为了保本或获得回报,只能再扔更多。”据他判断,经过许可证、打击盗版等一轮轮监管风暴后,网络视频业已经不太适合早期风投进入,一旦走完调整期来到拐点,这个行业更适合版权商、门户网站等战略投资者或大型PE进入,然后以版权和资金为两大护法,确保活下来的视频企业走上真正持久的盈利之路。

盈利,是目前让在视频领域拼命奔忙多年的网站的心头之痛。2006年,在Youtube的引领下,全行业转向了用户上传的视频分享模式。这一模式培养了用户上网看视频的习惯,却因为内容的盗版和不可控,让最有可能出钱买眼球的品牌广告主迟迟不敢拉开钱包。领头羊Youtube迄今还没有给斥资16.5亿美元买下它的Google带来盈利,更不用说服务器宽带成本远远高于美国的中国同行:优酷、土豆去年广告收入创纪录地突破亿元大关,两家合计收入3.5亿人民币,但还是远远不能覆盖其硬件、人力和市场推广开支。

更要命的是,网络视频模式最近一年的转变带来了另一项新增的、数额堪与服务器宽带成本媲美的开支:版权。全正版内容、广告主能放心植入广告的Hulu模式成为这一波进军视频业的“国家队”“富二代”热捧跟进的方向,也迫使国内第一批视频企业把商业模式转向正版内容,土豆宣布投入1亿元购买和制作内容。然而,版权价格已随视频模式转换而急剧攀升,例如国内电视剧从最初的几百几千上升到几万元一集,有的甚至报到了几十万元一集,这一情形使互为死敌的优酷和土豆不得不走到一起,近日宣布联合采购版权。

比起优酷土豆,新近入场的“国家队”“富二代”确实没有为视频分享付出的沉没成本和模式转型的包袱,可以轻装上阵的姿态在Hulu模式的道路上迅速奔跑。然而,仔细考察Hulu的成功模式,可以发现新闻集团、迪士尼和NBC的股东背景为Hulu获取正版内容拥有低成本和垄断优势,而这一优势并不为那些以互联网上市公司为依托的“富二代”所拥有,它们同样要为版权付出大笔的金钱;“国家队”具有这一优势,但与生俱来的国企体制和效率必然影响它们的灵敏和速度,而这在互联网领域至关重要。

那么,网络视频行业还有没有发现投资下一匹黑马的机会呢?有!如果我们把眼光从网络视频内容生产传播环节转向视频广告投放管理变现环节的话。

专业分工是网络视频的必然发展趋势,内容生产、传播、价值变现这三大环节分工越来越清晰,相互配合越来越紧密,才能把整个产业做大,产生更高的价值。迄今为止,网络视频价值变现这一环节的发展和盈利走在了前头。

2月17日,美国一家覆盖了500多家网站的视频广告网络公司YuMe获得第三轮2500万美元融资,投资者是Menlo Ventures、Khosla Ventures、Accel Partners、BVCapital和DAGVentures等硅谷顶级VC。这些投资者相中YuMe身上哪些“淘金点”呢?

当收看网络视频成为互联网用户第四大应用,对视频广告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这就为海量的互联网流量价值提升变现提供了可能。YuMe值得称道的地方,在于它不是靠简单买断媒体资源或者与媒体大比例高成本分成的模式,而是依靠媒体资源管理、精准定向、实时效果追踪的能力和优势趟出一条清晰可靠的盈利道路,使它能在与非广告公司背景的第三方代理广告网络的竞争中盈利赚钱,轻松撑过危机。更具有想象空间的是,YuMe具有跨媒体视频广告投放能力,即不仅能够支持网站媒体的广告形式,还可以支持手机和IPTV等新兴媒体的广告形式。

在美国,网络视频的投资热点已经转向视频广告领域:除了YuMe,Tremor Media、Mixpo、Extreme Reach、One True Media、Overlay.tv和Vdopia等各类专注于视频广告投放服务和技术的网络广告公司从去年开始频频获得风险投资。

其实,在网络视频领域,中国一直和美国同时起步,甚至还更早。土豆网2005年4月成立比Youtube还早了一个月。同样,国内与YuMe商业模式相似的视频广告网络早在2007年1月诞生,比YuMe早了两个月。在那时,2006年6月成立的随时传媒与百度共同推出了基于百度联盟媒体资源运营的“百度TV”广告网络。据了解,目前随视传媒的系统每日管理的媒体资源量和广告投放量已经超过YuMe公布的现有数据。

而传统的第三方代理模式的广告网络越来越受到广告公司和媒体的双重挤压,利润空间变窄,而YuMe和随视传媒的‘百度TV’广告网络突破了网站传统的广告位置和时间的二维度存货管理方式,为网站开发出独立受众这一第三维度的存货,提升了网站的广告价值。

随着国内网络视频产业成熟、广告市场回暖,相信美国在网络视频的最新投资趋势很快将蔓延到国内来……

风险投资,巾帼不让须眉

一年一度的女人节即将到来,我的老东家《周末画报》财富版策划了一期女企业家、女VC的特刊,今天出版上街了。女VC的选题线索来自《创业邦》出版人南立新,编辑很感兴趣,约我写一篇开篇文章,原稿就贴在下面,作为我给女人献上的一束花吧~~

————————————————

提起风险投资家,那些手握重金、目光如炬、坐飞机如打的一般地四处寻找新生的高成长企业、一旦看中立即下重注投资以期超额回报的家伙,人们眼前浮现的不是西装笔挺、头发纹丝不乱的精壮汉子(如沈南鹏),就是口衔雪茄、手推高尔夫球杆的大亨富佬(如巴菲特)。没错,清一色的男人形象,与风险投资紧密相连的贪婪、冒险、进取、扩张等特质似乎天生就是男人的本性,这个行当由男人来统治主导也自然不在话下。

殊不知,人类历史有据可查的第一位风险投资家却是一位女性——西班牙王后伊莎贝拉。1492年,这位和她丈夫裴迪南国王一起统一西班牙并共同致力于建设一个强大帝国的女王,经过3个月的谈判,最终同意全额资助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的第一次远航。在此之前,哥伦布提出的向西航行、周游世界、到达传说中富庶的亚洲大陆的风险投资项目在欧洲屡屡遭到王公贵族的嘲笑和拒绝。毋庸赘言,这世界上第一个由女性主导投资的项目收获是极其巨大的: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并为西班牙王室占有了大量黄金和土地。更具象征意义的是,由伊莎贝拉女王投资发现的这片美洲新大陆,如今集聚着全世界最多的财富与资本、最优秀的人才与科技,和最繁荣发达的现代风险投资业。

然而,世界上第一个女风险投资家的投资传奇早已随着世界上第一个海洋霸主西班牙帝国的衰落而湮灭。千百年来,在追逐财富和权力游戏中,男人一直是主宰,风险投资也不例外。传奇风险投资家、KPCB首席合伙人约翰•多尔(John Doerr)曾在2008年全美风险投资大会上公开宣称,他过去和将来的成功投资对象永远是那些30岁以下、从哈佛或斯坦福大学辍学的、没有社交生活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白种男人。从风险投资家永远欣赏并投资与自己相同或相似的人这一原则出发,显然白种男人统治着美国的风险投资界。

“那里绝对是男人的俱乐部,”2007年入选《福布斯》风险投资家百强榜的Annette Campbell-White证实道,“风投家基本上和朋友和熟人做生意,需要长时间泡在一起进行只有男人才开展的社交活动:打高尔夫、抽雪茄、喝红酒,所以根本就排斥女人加入。” Campbell-White女士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打算转行进入风投业,四处求职却只能获得低级职位,只是因为她是女人,而完全不顾她之前是一所知名投行第一位女性合伙人的资历。这一遭遇迫使她毅然创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

不过,世界在悄然变化。二战后,随着经济全球化日益加深、平权运动蓬勃开展,女性的经济地位得到显著提高。据美国《时代》周刊去年10月报道,在今天的美国,女性掌握着有史以来最多的财富:有40%的家庭是由女人来赚钱养家,由女性拥有和领导的企业成长的速度是平均水准的两倍,有65%的女性掌握着家庭的财权。

可是,大多数家庭CFO由女性担当并不等于社会上女老板也占了多数。相反,屈指可数。统计表明,目前美国企业大约有30%由女人当家作主,总额约73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只有不到5%投向了由女性拥有领导的企业。上世纪70年代兴起的风险投资与信息技术、互联网等高科技相伴相生、互相推动,但只有3%的高科技企业由女性创立,在硅谷的高科技公司,像eBay前CEO梅格•惠特曼、谷歌副总裁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这样的女高管寥若晨星。

女性企业家为何数量稀少?是心理动机和背景不同导致的吗?全美女性与信息技术中心最新一项对549家成功初创企业调查表明,男女企业家没有实质区别。就像男人一样,女性创业也是希望能致富、能把她们的想法概念商业化,也同样厌倦为别人打工想自己做老板。比起男性同行,女企业家受教育程度更高,更看重商业伙伴的价值。

女企业家的竞争力弱于男人吗?恰恰相反,女企业家利用资本效益高于平均水平,获得风险投资的初创企业在女性领导下年收入高于平均12%,而利用的资本只是平均水准的1/3。由女性领导的高科技初创企业失败率低于比男性领导的企业。主要由女性组成的管理层领导的企业取得的净资产收益率比男性同行高35%。

在风险投资业,女性同样不输男性。逻辑推理分析能力并不是男性独占的优势,通过教育培训,女性同样非常出色,而一些女性特有的情商优势更能帮助获得成功:女性的敏感能更快地捕捉商机和发现风险;女性的直觉在考察创业团队上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女性的亲和力能与人沟通更容易;女性的细腻有助于更全面地分析问题;女性的韧性也更能在困境中坚持。

那为什么我们所看到的女风险投资家比女CEO还稀少?据估计,目前风险投资机构中女合伙人比例不到10%。2007年,《福布斯》风险投资家百强榜有5位女性入榜,这是2001年榜单创立以来第一次有女性入围。在国内,通过募集基金实现独立的女风险投资家只有今日资本集团总裁兼合伙人徐新和凯鹏华盈创始合伙人汝林琪两人。

在美国,风险投资的诞生发展和信息技术、斯坦福大学、硅谷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确实如约翰•多尔所云,是一帮有钱的老男孩开展的投资未来技术追逐财富的游戏,自然形成了投资范围不超过硅谷、投资对象划定那些从哈佛或斯坦福大学辍学的、聪明偏执的年轻男孩、更青睐连续创业者,这从信息经验和社会人脉上阻隔了女性进入硅谷的风险投资圈,使得她们转向了对女性更为开放的医疗健康产业,Annette Campbell-White成立的基金MedVenture就是专门投资医疗健康技术的,投资的一家血糖测量仪公司2004年以12亿美元成功卖给了雅培公司。

在中国,风险投资领域已不再限于源自硅谷的高科技产业,而扩大为所有业务能够大规模扩张、高速度增长的行业,新媒体、网络游戏、电子商务、消费品、连锁服务、新能源……这对国内大部分具有投资界从业经历、MBA学历的女风险投资家来说,没有美国同行面临的那种被封闭排斥的痛苦,而是另外一种挑战:体力。中国幅员辽阔、市场庞大,投资项目和热点层出不穷,风险投资某种程度成了体力活,需要风险投资家整天东奔西跑看项目抢案子,这对体力不占优势的女性构成了挑战。加之,东方女性更要担负家庭与事业如何平衡的重担,这个挑战更大。徐新就坦承女人想在这个行当获得同样的成就往往要比男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在今日资本的初创期,徐新辛苦异常,时常出差顾不上家里,这并不是很多女性能够做到的。

如果要真正与男性同行分庭抗礼,发挥出女性更大生产力的话,需要女性企业家、投资家抱团取暖,携手共进。在美国,像Springboard Enterprises、伊莎贝拉基金这样以女性创业为服务对象的非盈利组织和风险基金已经为女CEO和女风险投资家架起了平台和桥梁。比如前者,自1999年成立以来,通过19次论坛介绍了407家女性领导的企业,并帮助融资50亿美元,有7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其中便有前程无忧网。中国并不落后,接受我们本次专访的德丰杰中国基金合伙人张希和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王一敏就在2006年和其他20多位女风险投资家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华女性创业与投资协会(Woman In Leadership)来开展交流和互助,去年开始了一项导师计划,以3位资深女风险投资家和成功女企业家与一位女创业者咨询对话的方式来帮助新一代女性创业者。而花木兰基金公司董事长韩冬梅则是在去年5月成立了国内第一支投向女性创业或创造大量女性就业的女性基金,尝试迈开第一步。

无论是创业还是风险投资,巾帼不让须眉,这不是梦呓,而是正在实现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