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奔忙的十一

如果不是建国60周年、如果不是泸州老窖借势举办“举杯同庆,辉煌60”国窖1573文化中国行活动,可能我有生以来不会有如此奔忙的十一——早上在井冈山,下午在南昌,深夜则到了昆明;阅兵是在高速公路赶路时停下来在农家看的,晚上天安门露天文艺表演是在机场候机看的,总算没耽误与国同庆吧。

清晨一大早,我们就来到井冈山景区的天街旁的体育场,升起了热气球,还挂起了“60”的特殊横幅。

东方早报的摄影记者登上另外一个气球拍摄的热气球起飞全景。

从气球上,还能拍到毛泽东雕像。

井冈山放飞成功,大家兴高采烈。

下午在南昌红谷滩新区红角洲放飞热气球,青青芳草地、白色摩天轮,很好的场地和背景。

这片芳草地吸引许多新人来拍摄婚纱照,尤其是在国庆。果然,在现场碰到一位拍婚纱照的上海姑娘聂晶,江西知青子女,2000年她和无锡男友来南昌开摄影店打拼,正好借60国庆拍一组婚纱照准备今年完婚。于是,我邀请身穿白色婚纱的她上热气球体验,准新娘从热气球下来一个劲说,“真开心!”

半个月亮爬上来

26日夜,在青海湖放飞完国窖1573热气球后,我随车队星夜兼程赶往兰州,路上透过车窗不经意看见半轮明月挂在天上,青海民歌《半个月亮爬上来》那熟悉优美的曲调似乎在耳边响起,忽然又想起26日是八月初八,心想:有生第一次来西北,居然是以营销传播者的身份来,又踩在这么一个数字吉利的时间点……

一个月内在全国60个城市放飞热气球,能否处处成功,全看老天爷脸色:不仅不能下雨,而且不能有大风。23日,还没来青海湖,查西宁天气预报:雨,一惊;24日,再查,晴,松了一口气;25日下午到了西宁,下雨,心情顿时和阴沉沉的天一样;到了宾馆上网再查第二天预报:晴,奇怪,不过,到了傍晚,天空果然放晴;26日一早醒来,看窗外,怎么又下雨了?但天气预报还是说晴,上午提前出发的热气球车队不时来电报告:有雨、大雨、放晴了、又有雨……到底怎么回事?“青海湖的天气是一天三变的,”中午和当地记者碰头集中一块去青海湖时,他们解释说。果然在路上,一会阵雨一会放晴,真是让我开了眼界。越临近青海湖,天气越来越晴朗,心开始笃定下来,不过,风大吗?当地记者说,一般湖边风大,是吗?直到了青海湖二郎剑景区,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天不仅放晴,而且没风。吉人自有天相,临行前同事对我说,果然应验。青海湖景区的人说,这么好的天气很少见,实属难得,真是要谢谢老天爷了~~

在美丽的湖边,在广袤的草地,热气球顺利地飞了起来,随行的西宁晚报摄影记者邢玉春拍下了下面这张照片,美啊~~

得来全不费工夫

兰州的天气真让人放心,预报一直说晴,27日放飞那天,太阳尽心尽职地从早上晒到了傍晚。热气球在兰州著名的“黄河风情线”的近水广场放飞,旁边就是“黄河第一桥”黄河铁桥,桥上早已绑上一面面五星红旗来庆祝国庆,据我的观察,那些旗子从上午到晚上一直耷拉着,没有迎风招展过──晴朗无风,这是热气球放飞最理想的天气了。

不过,场地并不理想。所谓广场,不过是10米宽的堤岸,比国窖1573文化中国行上海开幕式所在的上海国际客运码头还要窄,飞行员老冯琢磨了半天,把系留的绳子分别绑在码头的石礅、广场上固定的运动器械和伸入河中的摆渡甲板上,这样才能保证热气球飞起来既不会掉到河里,也不会落到广场靠马路的路灯上。天气帮忙、场地搞定,就等登场唱戏的人了。在兰州,热气球飞了两场:上午让泸州老窖兰州的经销商尽情体验登高望远的快乐,下午4点则是媒体专场,让他们来见证国窖热气球在兰州地标升起来的那一刻。

中午休息时,我和热气球飞行员就在近水广场的码头坐上了兰州著名的羊皮筏子,体验了一把黄河漂流。一路漂流,和筏工相谈甚欢:他说,金融危机对兰州其他人没啥影响,对他有影响,因为南方客人少了;他说,真正好的羊皮筏子不是吹的,是认真做出来的,现在粗制滥造真多;他还说,艺术家仲松看上了他的羊皮筏子,买了十几个做成了艺术品……

果然是一个见过市面的黄河筏工。谈完了羊皮筏子和他的黄河漂流生意,他对我们上午在广场上举行的热气球放飞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说自己在黄河边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热气球升空。想必他上午也在旁边兴致勃勃地围观,我就问,是不是想上热气球体验一下、高空俯瞰一下他熟悉的黄河母亲河呢?筏工说,好啊!我说条件是要接受媒体采访,他说很多电视都采访过他,这个他不怵场。上了岸后,我给媒体打电话说了下午会有这样的一个安排,对方连声说好。等下午媒体来到现场,兰州晚报记者一见筏工就热情招呼,原来他们俩早就认识、交情不错,于是一场在热气球上的高空采访顺利展开,筏工下了热气球后,还接受了甘肃电视台、新华社电视新闻部的采访。

一篇流传广泛的报道《兰州筏子客 空中看金城》由此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