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你妹

今天看到一篇微信文章,说的是八零后公务员虽然钱少活多、待遇没体制外P民想象的那么光鲜,但因为工作福利稳定,职业生活安全系数高,无论男女,都是结婚好对象,所以《公务员缺钱,但不缺老婆》。文章看完,不免一丝惆怅上心头:本大叔既缺钱、又缺老婆~~

不过时光倒流至我当年毕业那时,面对类似进卫生局当秘书、在警校教书、在出版社当汉语拼音小报编辑这些旱涝保收的好工作,我还会选择进入体制吗?可能我的选择还是NO。

就像我的朋友来福所说的,进不进体制、吃不吃财政饭,这既是职业选择,更是价值观选择,而价值观又跟性格密切相关。而我打小从心里是不买权威的账、不喜欢所谓长幼尊卑等级制度,自由散漫这一考评一直伴随着我从小学到高中。毕业几年后,我发现在上海本地体制内媒体里工作想要发达,必须按仕途官场规则来为人处事,去意油然而生。好在2000年互联网第一波热潮兴起,本人辞职跳槽dotcom,据说我这华丽丽的转型在电视台内部还引发了一场小小风波和反思。

自那时起,我一直在体制外飘荡,换了不少工作,去北京回上海还折腾了两回,可谓生活有波折、事业未大成。有时扪心自问,会为自己不够勤奋努力把握机会感到惋惜,但从来没有为离开体制而后悔。

相反,这个体制不时会勾起我的怒火。凭借着半垄断半开放的市场、对外输出对内压榨的格局,这个体制攫取了庞大的资源和财富,渗透包养社会各个领域。每年看到公务员考试一年比一年火爆的新闻,我心里就不禁骂娘:你一边让人在市场凭本事吃饭创造财富越来越难,一边用公务员铁饭碗收买年轻人,早早消磨他们的青春和斗志,让他们安心寄生于全体纳税人、以分配财富为荣以创造财富为耻,是何居心?

与此同时,我对互联网一如既往的倾注深情。虽然有各种猫腻各种特色,但互联网是国内体现市场法则最充分、体制干预最少、与国际最接轨的领域。无论贤愚不肖,在这个场地奔跑坚持,大抵能获得相对公平的回报。

去年6月2号,有个场景令我印象深刻。那天是杭州一家风险创投机构天使湾在虎跑山庄举行DEMO大会,各路年轻的互联网创业者与来自全国当投资人、媒体济济一堂,演示自己的项目;而在隔壁,一群西装革履的大学毕业生正认认真真排队参加中石油杭州分公司的招聘会。同样都是八零九零后年轻人,同样在一个地方,两群人的穿着打扮、精神面貌却截然不同——当时我就想为什么年轻人这么早就想求安逸呢?今天,我只想喊出本文标题这四个字~~

鸣谢:我的朋友来福送我本文标题这四个字。

最奔忙的十一

如果不是建国60周年、如果不是泸州老窖借势举办“举杯同庆,辉煌60”国窖1573文化中国行活动,可能我有生以来不会有如此奔忙的十一——早上在井冈山,下午在南昌,深夜则到了昆明;阅兵是在高速公路赶路时停下来在农家看的,晚上天安门露天文艺表演是在机场候机看的,总算没耽误与国同庆吧。

清晨一大早,我们就来到井冈山景区的天街旁的体育场,升起了热气球,还挂起了“60”的特殊横幅。

东方早报的摄影记者登上另外一个气球拍摄的热气球起飞全景。

从气球上,还能拍到毛泽东雕像。

井冈山放飞成功,大家兴高采烈。

下午在南昌红谷滩新区红角洲放飞热气球,青青芳草地、白色摩天轮,很好的场地和背景。

这片芳草地吸引许多新人来拍摄婚纱照,尤其是在国庆。果然,在现场碰到一位拍婚纱照的上海姑娘聂晶,江西知青子女,2000年她和无锡男友来南昌开摄影店打拼,正好借60国庆拍一组婚纱照准备今年完婚。于是,我邀请身穿白色婚纱的她上热气球体验,准新娘从热气球下来一个劲说,“真开心!”

半个月亮爬上来

26日夜,在青海湖放飞完国窖1573热气球后,我随车队星夜兼程赶往兰州,路上透过车窗不经意看见半轮明月挂在天上,青海民歌《半个月亮爬上来》那熟悉优美的曲调似乎在耳边响起,忽然又想起26日是八月初八,心想:有生第一次来西北,居然是以营销传播者的身份来,又踩在这么一个数字吉利的时间点……

一个月内在全国60个城市放飞热气球,能否处处成功,全看老天爷脸色:不仅不能下雨,而且不能有大风。23日,还没来青海湖,查西宁天气预报:雨,一惊;24日,再查,晴,松了一口气;25日下午到了西宁,下雨,心情顿时和阴沉沉的天一样;到了宾馆上网再查第二天预报:晴,奇怪,不过,到了傍晚,天空果然放晴;26日一早醒来,看窗外,怎么又下雨了?但天气预报还是说晴,上午提前出发的热气球车队不时来电报告:有雨、大雨、放晴了、又有雨……到底怎么回事?“青海湖的天气是一天三变的,”中午和当地记者碰头集中一块去青海湖时,他们解释说。果然在路上,一会阵雨一会放晴,真是让我开了眼界。越临近青海湖,天气越来越晴朗,心开始笃定下来,不过,风大吗?当地记者说,一般湖边风大,是吗?直到了青海湖二郎剑景区,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天不仅放晴,而且没风。吉人自有天相,临行前同事对我说,果然应验。青海湖景区的人说,这么好的天气很少见,实属难得,真是要谢谢老天爷了~~

在美丽的湖边,在广袤的草地,热气球顺利地飞了起来,随行的西宁晚报摄影记者邢玉春拍下了下面这张照片,美啊~~

得来全不费工夫

兰州的天气真让人放心,预报一直说晴,27日放飞那天,太阳尽心尽职地从早上晒到了傍晚。热气球在兰州著名的“黄河风情线”的近水广场放飞,旁边就是“黄河第一桥”黄河铁桥,桥上早已绑上一面面五星红旗来庆祝国庆,据我的观察,那些旗子从上午到晚上一直耷拉着,没有迎风招展过──晴朗无风,这是热气球放飞最理想的天气了。

不过,场地并不理想。所谓广场,不过是10米宽的堤岸,比国窖1573文化中国行上海开幕式所在的上海国际客运码头还要窄,飞行员老冯琢磨了半天,把系留的绳子分别绑在码头的石礅、广场上固定的运动器械和伸入河中的摆渡甲板上,这样才能保证热气球飞起来既不会掉到河里,也不会落到广场靠马路的路灯上。天气帮忙、场地搞定,就等登场唱戏的人了。在兰州,热气球飞了两场:上午让泸州老窖兰州的经销商尽情体验登高望远的快乐,下午4点则是媒体专场,让他们来见证国窖热气球在兰州地标升起来的那一刻。

中午休息时,我和热气球飞行员就在近水广场的码头坐上了兰州著名的羊皮筏子,体验了一把黄河漂流。一路漂流,和筏工相谈甚欢:他说,金融危机对兰州其他人没啥影响,对他有影响,因为南方客人少了;他说,真正好的羊皮筏子不是吹的,是认真做出来的,现在粗制滥造真多;他还说,艺术家仲松看上了他的羊皮筏子,买了十几个做成了艺术品……

果然是一个见过市面的黄河筏工。谈完了羊皮筏子和他的黄河漂流生意,他对我们上午在广场上举行的热气球放飞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说自己在黄河边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热气球升空。想必他上午也在旁边兴致勃勃地围观,我就问,是不是想上热气球体验一下、高空俯瞰一下他熟悉的黄河母亲河呢?筏工说,好啊!我说条件是要接受媒体采访,他说很多电视都采访过他,这个他不怵场。上了岸后,我给媒体打电话说了下午会有这样的一个安排,对方连声说好。等下午媒体来到现场,兰州晚报记者一见筏工就热情招呼,原来他们俩早就认识、交情不错,于是一场在热气球上的高空采访顺利展开,筏工下了热气球后,还接受了甘肃电视台、新华社电视新闻部的采访。

一篇流传广泛的报道《兰州筏子客 空中看金城》由此诞生~~

卡塔尔:危机中的赢家

《东方企业家》4月号见刊,告别演出。

卡塔尔:危机中的赢家

采写:陈俊、莫震宇 摄影:钱东升

“卡塔尔?在哪儿?”当本刊记者即将动身去这个位于波斯湾西南岸的国家采访时,身边不少朋友往往这么问。
“知道半岛电视台么?还有多哈——中国8年前在那里加入世贸组织……”
“哦,是那里啊!”
卡塔尔,国土面积1.15万平方公里——差不多和中国直辖市天津一样大,人口150万——不过天津两个区,在它所处面积约有481万平方公里之广、人口约有1.18亿之众的海湾地区中,不折不扣是个袖珍小国。不过提起特立独行、声名大噪的半岛电视台,迄今步履蹒跚的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规模档次堪比奥运的2006年多哈亚运会,在空中提供五星级服务的卡塔尔航空,世人不得不钦佩卡塔尔的手笔和气派。
然而,锻造了上述世界级的“国家名片”,卡塔尔并没有沾沾自喜、止步不前——在距离首都多哈以北约70公里的拉斯拉凡工业城(Ras Laffan Industrial City),卡塔尔正在全力建设全球“天然气之都”;在高楼林立的多哈西湾,卡塔尔欲寻觅契机超越迪拜,早日把卡塔尔金融中心(Qatar Financial Center)建成中东地区的金融重镇;在多哈新区,教育城(Education City)和卡塔尔科技园(Qatar Science & Technology Park)正在大兴土木,已经吸引了6所美国名校、21家跨国公司的科研中心入驻,一个为推动阿拉伯文化复兴的教育科研中心初具雏形;在多哈湾畔的人工岛上,由著名华裔设计师贝聿铭设计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Islamic Art)去年12月新落成开放,也标志着卡塔尔为实现“伊斯兰文化之都”梦想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自埃米尔哈马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H H Sheikh 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1995年上台掌权以来,卡塔尔全面开发其储量居世界第三的天然气能源,并极力推动经济摆脱对油气资源的依赖向多元化转型,并对教育、科研文化大举投入,积极对外开放,成功地塑造了开放多元、又保留传统文化的国家形象。
不过,眼下一场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正在全球范围肆虐,经济萧条,为海湾国家带来滚滚美元的石油价格一路下挫,卡塔尔是否幸免于难?如何渡过这一世界经济寒冬?卡塔尔经济转型的脚步是否因此趔趄?卡塔尔在海湾地区打造国家“巧实力”的努力是否黯然失色?正是带着这些疑问,2月16日,我们来到了卡塔尔。

过冬

属于热带沙漠气候的海湾地区的冬天很温暖,2月的卡塔尔更是气候宜人,平均气温十几度,在室外活动,一件衬衣足矣。飞抵多哈的当天上午,我们即赶去教育城采访,汽车沿着蜿蜒美丽的多哈湾向北驶去,很快就经过西湾,那里高楼林立,许多簇新的建筑不是刚刚建成就是正在建造,一时错觉自己似乎置身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上海浦东新区。没错,这里和浦东陆家嘴一样,正在建设一个集中企业总部、金融机构和政府部门的中央商务区。塔吊和脚手架云集,正是西湾大兴土木、热火朝天的标志。
“全世界的塔吊,一半在中国一半在中东,在中东的一半绝大部分集中在迪拜和卡塔尔,”中建卡塔尔有限公司总经理郭海舟说,“金融危机一来,迪拜的停工了,卡塔尔的还在工作。”中建承建的是西湾一幢外观像鱼雷的44层综合写字楼,目前正在按计划工期于今年底竣工。
在西湾的东面,是一座按珍珠形状兴建的人工岛“珍珠岛”。这一卡塔尔迄今最大的商业地产项目占地410万平方米、造价137亿美元、建有16000 套别墅、公寓、商铺和办公室,一期工程已如期建成,据发展商联合发展公司传讯经理Khristo Ayad介绍,第一期别墅公寓早已售罄,销品茂已有爱马仕、阿玛尼等25家奢侈品专卖店入驻开张。20日,珍珠岛开始对公众开放,许多卡塔尔人赶去参观购物。此时此刻,第六届也是迄今规模最大的多哈钟表珠宝展正在不远处的卡塔尔国际会展中心举行,镶有538颗钻石的手表、100万美元的袖扣,把这些最昂贵的宝贝带到多哈来的瑞士参展商已将卡塔尔视作抵御金融危机的最后避风港。
不过,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能逃脱金融危机的影响。去年,拥有600亿美元投资额度的卡塔尔投资局(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先后出资入股瑞士信贷和英国巴克莱银行,如今这一投资无疑亏损严重,2008年业绩亏损20%。其资金来自中东的私募股权基金博智资本总裁宦国苍表示,主权财富基金只占卡塔尔海外投资很小一部分,更多的钱放在了欧美的股票债券和迪拜的房地产。据美国外交关系协会3月发布的报告,海湾合作委员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下称GCC,包括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六国的1.3万亿美元投资组合中,去年海外投资缩水了1000亿美元,其中不包括这些国家执政者家族所持有的大量个人投资,损失最惨重的是阿联酋、科威特和卡塔尔。
经济寒冬也吹冷了卡塔尔火爆的楼市。由于大量外国机构和人口涌入,卡塔尔办公楼和住宅供不应求,2005年到2007年,房租价格涨幅竟高达154%,去年上半年,房地产价格继续上涨,带动通货膨胀率升至创纪录的17%(2007年全年为14%)。而金融危机降临,使土地和房租价格掉头向下,2009年将下降10%。不过,除了商业地产项目,政府出资的机场、道路、桥梁、卫星城等基础设施建设基本不受影响,反而因通胀下降大大缓解了原先居高不下的原材料成本压力。
然而,距多哈370公里之遥隔海相望的迪拜,金融海啸已经完全击碎了当地的经济泡沫,房地产价格在2、3个月内暴跌30%,许多大型建设项目暂停或取消,豪华汽车售价下跌了40%,原本堵满车辆的道路变得空旷安静。据《纽约时报》报道,许多债务缠身的外籍人士为了避免无法偿债被监禁,纷纷逃离迪拜,导致超过3000辆汽车被遗弃在迪拜国际机场的停车场里,有些人将刷爆了的信用卡留在车内,有些人则将道歉字条贴在挡风玻璃上。
当我们和一些驻卡塔尔的中资企业经理们一起吃饭时,他们谈起了这则消息,口气颇有点隔岸观火,因为他们公司承揽的项目照常进行,业主仍然在按期付款。不过,真正让他们有把握的是卡塔尔的经济本身。
“据国际货币基金预测,卡塔尔今年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9~10%,而GCC地区只有1~2%,”卡塔尔国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Mohamad Moabi说,“这是因为卡塔尔既有石油也有天然气:要么其他海湾国家没有卡塔尔这样的资源组合,要么其他天然气出口国没有卡塔尔的技术,这让卡塔尔在抵御危机方面占据优势。”
相比于卡塔尔、阿布扎比,迪拜石油资源匮乏,其经济基础由旅游、酒店和房地产构成,过去数年举债大举建设发展,融资借入高达800亿美元,金融危机戳破了资产升值的泡沫、资金链崩断,仅在今年就有150亿美元债务将到期,日前阿联酋政府宣布出资100亿美元救助迪拜,就是为解此燃眉之急。而卡塔尔政府在过去5、6年拥有大量预算盈余,因此面对危机的确能够做到“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最新发布的“邓白氏商业信心指数”调查显示,在卡塔尔非油气产业部门,一半以上的受访企业预期它们的销售额、订单和净利润在今年第一季度继续上升,对2009年卡塔尔经济持续增长的前景态度乐观。
因此,日前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把卡塔尔评为金融危机中的五大赢家之一,理由是在油价大幅波动的2008年,卡塔尔通过天然气出口保障其经济稳步发展,GDP取得16%的增长,这一成绩放在动荡萧条的全球经济中格外耀眼。

转型

同世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沙特相比,卡塔尔富起来很晚。卡塔尔的探明石油储量居世界第13位,而天然气储量居世界第三,仅次于俄罗斯和伊朗。虽然卡塔尔的天然气品质优良,但是受限于开采、存储运输能力和技术限制,直到1997年向日本出口第一船液化天然气(LNG),才开始收获石油美元带来的财富。随着全球能源需求上涨、国际油价飙升、清洁环保能源越来越受青睐,天然气在各国能源消费中所占比例不断上升,从1973年的14.6%到2010年的21.5%,全球LNG市场规模从2004年的1.72亿吨增长66%到2010年的2.61亿吨,这为卡塔尔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虽然过去一年,石油价格随着金融危机从147美元高位坠至三十多美元,好在卡塔尔的天然气价格有长期出口协议保证,不至于受油价剧烈波动冲击。与俄罗斯依赖运输管道出口天然气不同,卡塔尔引入外国资金技术致力于把天然气转化为LNG、GTL(气转油)这些能通过船舶运输的能源产品,这就摆脱了管道限制,打开了全球市场。经济学家Mohamad Moabi指出,随着产能提高和运输船舶容量增加,LNG的成本在下降;特别是近两年俄乌“斗气”切断对欧洲天然气供应后,这为卡塔尔带来了除传统亚洲客户外的新客户。此外,卡塔尔同俄罗斯、伊朗、印尼等天然气出口国正在酝酿筹建“天然气欧佩克”,意欲在世界天然气市场掌握更大话语权。
上述优势为卡塔尔积累能源财富带来极其广阔的空间。过去5年,卡塔尔GDP平均增长30%,去年GDP达到860亿美元,人均GDP近58000美元,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在海湾和中东地区名列榜首。
不过,卡塔尔并不想躺在石油美元上坐吃山空,确切的说,是现任国王希望推动卡塔尔经济摆脱对油气资源的唯一依赖,向多元化经济转型。为此,他通过不流血的宫廷政变把无所作为的父亲赶下台,亲自领导国家加速现代化进程。如果说迪拜经济是出于能源匮乏的“近忧”早早于上世纪70年代转型,那么卡塔尔的经济转型完全出于“远虑。”
1995年上台伊始,国王立即出资成立了卡塔尔教育、科研与社会发展基金会(简称卡塔尔基金会),由他心爱的王后穆扎塔(H H Sheikha Mozah bint Nasser Al Missned)全权掌管。“除了天然气,当时卡塔尔一无所有,”卡塔尔基金会的公关顾问罗伯特•巴克斯特(Robert Baxter)说,“唯一可持续的就是人才,人才需要投资,而卡塔尔的教育一直停留在一个很低的水平,国王决心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迎头赶上,基金会由此而来。”
成立14年来,基金会最大的投资就是意欲成为海湾地区教育科研中心的教育城和卡塔尔科技园。6所美国常青藤大学入驻教育城开办多哈分校,为1600名学生提供同等质量水平的教育和学历,3月16日正式开张的科技园则吸引了微软、思科、壳牌等21家跨国企业设立研发中心,比如微软将在那里开发针对儿童的Office软件。罗伯特•巴克斯特强调,教育城和科技园绝对不会像其他地方那样变成房产开发项目,为吸引优秀学校、企业和机构,基金会提供各种补贴,学生的学费也由政府资助。
一切为了加速培养卡塔尔的人才。在目前150万人口中,只有20万是卡塔尔本地人,其余都是从欧美引进职业经理人和技术人员和来自亚洲各国的外籍劳工,如何保证卡塔尔人能够持续占据主导地位,这恐怕是比天然气耗尽更加急迫的课题。卡塔尔科技园市场经理Halid Al Mohannai就是一个能够适应卡塔尔现代化的理想人才,他在美国加州大学学习大众传播,学成回国后在海关工作,科技园筹建时加入,接受本刊采访时正带领手下一拨外籍员工为正式开园的推广公关忙忙碌碌,一口流利的英语、敏捷的思路、干练的作风,无不显示其将来远大的前程。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长远投资,无法指望立竿见影的效果。Mohamad Moabi表示,卡塔尔参考了东亚国家的发展模式,为未来制定了名为“2030年卡塔尔国家远景”的长远规划,在教育科研上不惜成本加以投入,假以时日,最终会获得良好的回报。
就目前而言,大力发展金融、房地产、建筑、制造、交通通信、旅游、贸易等二三产业,降低对油气资源的依赖,则是多元化转型的当务之急,也初见成效。卡塔尔油气收入占GDP的比例从2003年的59%降低到2007年的56.5%,而政府的目标是,到2015年,这一比例要降到20%左右。为做到这一点,由政府主导推动对国内的大规模投资建设。连卡塔尔投资局最近也宣布暂停在海外投资至少6个月,将目光投向国内市场。卡塔尔早已宣布未来5年里将对国内的市政和基础设施建设投资3000~3500亿美元,“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中国驻卡塔尔大使岳晓勇说,“上海浦东新区开发前10年中,国家投资总额是1000亿美元。这就是说,卡塔尔用浦东开发一半的时间投资规模比你还要高2倍。”
眼下,能吞吐5000万人次的多哈新机场、集聚全球能源公司的能源城、将建设世界上最大的铝厂、最大的尿素化肥厂的梅赛伊德工业城均在紧锣密鼓地建设,在卡塔尔金融中心(Qatar Financial Center)CEO斯图尔特•皮尔斯(Stuart Pearce)看来,这就是卡塔尔金融业发展所依托的雄厚基础。大量投资建设项目需要银行、保险、证券等各种成熟的金融服务,而成立时间4年不到的卡塔尔金融中心正是搭建一个法律体系完全与英美金融业一致的平台,吸引全球优秀的金融机构常驻卡塔尔,以全方位的开放来推动本地金融业的改革,用直接的竞争促进本土金融机构提高竞争力,从而在未来3到5年内把卡塔尔建成中东地区重要的金融中心。拜近年来卡塔尔经济高速发展所赐,金融保险和房地产业所贡献的GDP在非油气产业中最高,2007年GDP占比12.3%,比上一年正在49%,从一个侧面说明卡塔尔经济转型的成绩。

桥梁

如果说卡塔尔的多元化经济转型可以从新加坡、瑞士或迪拜那里获得启发和借鉴,但卡塔尔在政治、外交、社会和文化方面欲搭桥梁平台、纵横捭阖的雄心和作为,那些国家和地区只能望之项背而自叹弗如了。
2月22日,在卡塔尔采访行程的倒数第二天,我们来到坐落于多哈湾的喜来登多哈酒店,终于见到了2001年12月10日中国在世贸易组织(WTO)第四次部长级会议签署加入WTO协议的大会议厅,酒店总经理Gerhard Foltin并不清楚这一仪式对于我们中国的象征意义有多大,也正是这间会议厅让更多的中国人记住了多哈和卡塔尔,他只知道这间会议厅自酒店1982年建成以来举办过无数国际会议,最近的一次便是由卡塔尔在2月10日发起的达尔富尔问题多哈和平会谈。Foltin表示,每当有国际重要会议在喜来登举行,酒店就闭门谢客,连他自己也全天24小时住在酒店里负责协调会议所有后勤保障,几十年来已见惯无数国家首脑和部长。
应邀出席达尔富尔问题和平会谈的岳晓勇大使说,“能把达尔富尔冲突双方拉到谈判桌前,达成了走向和平的初步协议,作为第三方,卡塔尔很不容易,也得到了联合国及安理会的赞赏和肯定。”
随着经济实力的增长,卡塔尔的中立外交日益活跃,积极参与阿拉伯事务,在成功斡旋黎巴嫩危机后,又在去年底爆发的加沙危机表现踊跃:表态支持巴勒斯坦,关闭了以色列在多哈的贸易代表处,并主动召开阿拉伯国家首脑多哈紧急会议,呼吁对加沙提供援助……
举世闻名的半岛电视台让卡塔尔在阿拉伯世界获得独一无二的影响力。半岛电视台在国王上台后不久呱呱坠地,其争取话语权、打破世界传媒格局的传奇早已进入新闻传播专业的经典案例。在这次加沙危机中,半岛电视台的独家报道再次主导了电视新闻传播,CNN、BBC等西方主流媒体不得不像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那样购买半岛电视台的图像资料,半岛电视台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的点播流量也上升了150%,大部分用户来自北美。创台元老扎米尔•阿萨那(Jamil Azar)承认半岛的报道触怒了不少国家和政府,但其坚持独立专业的新闻立场绝不会动摇,也从来没有受到来自卡塔尔政府任何压力。迄今为止,半岛电视台还没有盈利,仍然依靠国王的资金支持。
现如今,卡塔尔在阿拉伯世界发挥软实力方面又增加一张全新的“文化名片”,那就是由贝聿铭设计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去年12月开馆以来,这座藏有800多件来自世界各地的伊斯兰文物和艺术品的新馆吸引了12万人次的参观者,不仅成为卡塔尔新的文化旅游胜地,而且向实现“伊斯兰文化之都”的目标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局长罗杰•曼德尔(Roger Mandle)说,“目前东西方的交流存在很多误解,国王建这个博物馆是希望文化作为连接东西方的桥梁,同时也是卡塔尔人重新连接自己与伊斯兰古老文化的桥梁,帮助世界了解伊斯兰文明的贡献。”
同样是塑造国家品牌促进经济,迪拜是通过建造世界上最高的摩天楼、最豪华的宾馆、最大的人工岛,而卡塔尔却是通过一系列国际重大赛事。卡塔尔耗资28亿美元举办的2006年多哈亚运会是历史上最小的主办国举办的历史上一场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亚运会,让人刮目相看。更让世人惊讶的是卡塔尔申请举办2016年奥运会,失利后并不气馁,宣布继续申办2020奥运会,同时还申办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比赛。2011年,卡塔尔将举办亚洲杯足球赛和阿拉伯运动会,而乒乓球、网球等世界锦标赛公开赛已经落户多哈,在卡塔尔采访期间,我们进场观看了卡塔尔乒乓球公开赛最后一场决赛,亲眼目睹马琳不敌越战越勇的德国人波尔,桂冠拱手相让。卡塔尔奥委会秘书长萨乌德•本•阿卜杜拉汉曼•阿勒萨尼(H H Sheikh Saud …

李连杰真不错

上月底在天津一个活动上见到了李连杰,和东企同事一起专访了一个半小时,话题从壹基金谈起,最终以人生哲理结尾,谈的非常好、非常享受、非常受益,由我同事撰写的专访会在7月号刊发,敬请关注。这里,我先随手写几点我的个人感受——

1,影星只是李连杰的一面,绝非全部,他现在做事的思路、境界超出了影星,甚至超出了一般做企业的人;
2,从武术冠军到国际影星,从影星到慈善家(姑且称之),是李连杰不断挑战证明自己的过程,他不承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为某项事业奋斗终生;
3,壹基金不是一个传统的名人做善事基金会,而是摸索尝试、希望可持续发展的新模式,李连杰是用相当现代和企业的做法在做壹基金;
4,名利权情,几乎地球上所有人所追求的东西,绝大多数人要么没追求到,要么追求到手后深深陷入,难以放弃。也有人声称淡泊名利,不过要放弃,必先获得,由色入空,而非由空入空。

奥运要来了

工作关系,这两天在弄奥运的稿子,有一块任务是写汉城奥运会为韩国带来的影响和变化,因为4月底曾被派去韩国采访10天, 亲眼目睹奥运火炬在首尔传递,算是有亲身感受。离奥运开幕或完事都已经不足两个月,随着时间倒计时般地临近,发现自己也发现身边的人对奥运盛事越来越提不 起劲──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对开闭幕式和比赛本身丧失兴趣,而是7年前申办成功后对奥运给我们带来积极变化的憧憬多多少少在落空。我不怀疑在奥运会举办期间 北京的交通会非常通畅、北京的空气会非常干净,但是在奥运会后,一切回归正常后,北京的交通还会保持通畅么?北京的天气还会保持干净么?除了奥运会精彩的 比赛和世界纪录,除了奥运会带来的经济收益,我们还留下什么?我们还因奥运会改变什么?我实在不敢过于乐观。可以举两个小例子做个对比:

1,奥运火炬传递。4月26日,在韩国首尔,奥运火炬三次在我眼前飘过。当天中午,赶到火炬出发的奥林匹克公园,我在媒体登记处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递 上名片,工作人员根本没有任何核对和查问,就递给我一张媒体采访证,凭着证件,我可以自由进入出发仪式和傍晚在首尔市政厅广场的结束庆祝仪式的媒体采访 区,而那个地方离主席台非常近,而从韩国各地赶来的中国留学生也可以凭学生证进入首尔市政厅广场参加庆祝。比起那天震天响的加油口号,组织方的自由和开 放、警察维持秩序的文明谨慎,我个人印象深刻。当时我就想,等火炬传回国内,怎么可能让我轻松看到?果然,过了一个月,火炬过上海前一天,公司大楼物业登 门检查办公室沿淮海路的玻璃窗是否锁死,公司行政部发邮件通知大家在火炬经过的那段时间最好不要进大楼。好在火炬路过一大会址、新天地和淮海路的时间非常 早,我就识趣地躺在家里看看电视,不给人民警察添麻烦了。后来在网上看到有些热心人没看到火炬很失望,我深表同情,没办法,这种活动还是需要事先参加组织 的,是否能被选上,也要看运气了。

2,核心场所的开放。韩国的国会大厦座落于汉江中的汝矣岛,一面临江,另一面大门像公园一样敞开,只有两三个警察站在门口,门外有个姑娘举着标语牌 在安静的抗议(这样的静坐抗议在首尔常常能看到,大家各行其是,处之泰然)。我们便走了进去,没人盘问,要我们出示证件,看来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自由进入, 我们还看到不少孩子在大人的带领在草地上嬉闹。经过国会图书馆,我们又好奇地走了进去,递上护照寄了包,就可以自由参观各个阅览室了。在某个阅览室,我就 翻到了李氏朝鲜晚期的官报和日据时期朝鲜总督府出版的官报,当时我又在想:这种档案资料我在国内要通过怎么样的手续才能看到?我们的人民大会堂能这么开放 吗?回来后,跟我同学聊天时,他跟我讲了一件事情,今年春节,他带6岁的儿子在天安门广场玩,孩子调皮,折了个纸飞机就扔了出去,马上有个警察跑过来跟孩 子父亲说不能再扔纸飞机了,尤其是带字的纸飞机。

惨痛的大地震客观上为即将到来的奥运会释放了不少不必要的压力,我们是否能紧紧抓住救灾中闪现的开放透明自信和人性,改变如临大敌的心态,把奥运会变成展现真我的窗户,而不是涂满漂亮图案的画板?

有一首诗,让我泪流满面

孩子快

抓紧妈妈的手

去天堂的路

太黑了

妈妈怕你

碰了头

抓紧妈妈的手

让妈妈陪你走

妈妈

天堂的路

太黑

我看不见你的手

自从

倒塌的墙

把阳光夺走

我再也看不见

你柔情的眸

孩子

你走吧

前面的路

再也没有忧愁

没有读不完的课本

和爸爸的拳头

你要记住我和爸爸的模样

来生还要一起走

妈妈

别担忧

天堂的路有些挤

有很多同学朋友

我们说

不哭

哪一个人的妈妈都是我们的妈妈

哪一个孩子都是妈妈的孩子

没有我的日子

你把爱给活的孩子吧

妈妈

你别哭

泪光照亮不了

我们的路

让我们自己

慢慢的走

妈妈

我会记住你和爸爸的模样

记住我们的约定

来生一起走!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此句与当下海内外局势及本人心情极为吻合,抄录于下,与诸位分享,也籍此纪念五年前仙逝的张国荣君。

《我》

I am what I am
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快乐是,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开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多么高兴,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开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