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你妹

今天看到一篇微信文章,说的是八零后公务员虽然钱少活多、待遇没体制外P民想象的那么光鲜,但因为工作福利稳定,职业生活安全系数高,无论男女,都是结婚好对象,所以《公务员缺钱,但不缺老婆》。文章看完,不免一丝惆怅上心头:本大叔既缺钱、又缺老婆~~

不过时光倒流至我当年毕业那时,面对类似进卫生局当秘书、在警校教书、在出版社当汉语拼音小报编辑这些旱涝保收的好工作,我还会选择进入体制吗?可能我的选择还是NO。

就像我的朋友来福所说的,进不进体制、吃不吃财政饭,这既是职业选择,更是价值观选择,而价值观又跟性格密切相关。而我打小从心里是不买权威的账、不喜欢所谓长幼尊卑等级制度,自由散漫这一考评一直伴随着我从小学到高中。毕业几年后,我发现在上海本地体制内媒体里工作想要发达,必须按仕途官场规则来为人处事,去意油然而生。好在2000年互联网第一波热潮兴起,本人辞职跳槽dotcom,据说我这华丽丽的转型在电视台内部还引发了一场小小风波和反思。

自那时起,我一直在体制外飘荡,换了不少工作,去北京回上海还折腾了两回,可谓生活有波折、事业未大成。有时扪心自问,会为自己不够勤奋努力把握机会感到惋惜,但从来没有为离开体制而后悔。

相反,这个体制不时会勾起我的怒火。凭借着半垄断半开放的市场、对外输出对内压榨的格局,这个体制攫取了庞大的资源和财富,渗透包养社会各个领域。每年看到公务员考试一年比一年火爆的新闻,我心里就不禁骂娘:你一边让人在市场凭本事吃饭创造财富越来越难,一边用公务员铁饭碗收买年轻人,早早消磨他们的青春和斗志,让他们安心寄生于全体纳税人、以分配财富为荣以创造财富为耻,是何居心?

与此同时,我对互联网一如既往的倾注深情。虽然有各种猫腻各种特色,但互联网是国内体现市场法则最充分、体制干预最少、与国际最接轨的领域。无论贤愚不肖,在这个场地奔跑坚持,大抵能获得相对公平的回报。

去年6月2号,有个场景令我印象深刻。那天是杭州一家风险创投机构天使湾在虎跑山庄举行DEMO大会,各路年轻的互联网创业者与来自全国当投资人、媒体济济一堂,演示自己的项目;而在隔壁,一群西装革履的大学毕业生正认认真真排队参加中石油杭州分公司的招聘会。同样都是八零九零后年轻人,同样在一个地方,两群人的穿着打扮、精神面貌却截然不同——当时我就想为什么年轻人这么早就想求安逸呢?今天,我只想喊出本文标题这四个字~~

鸣谢:我的朋友来福送我本文标题这四个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